星辰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极品佞臣 > 第三章 杀鸡儆猴

第三章 杀鸡儆猴

推荐阅读: 萌妻难养:宝贝,咱不离婚风流女镇长风流艳遇一夜风流完美世界灭运图录位面武侠聚美之旅狂妻来袭:九爷,早安!我们野怪不想死桃艳村医

    顺着原本陈寿记忆,来到城郊的农庄。

    走的时候还是中午,来到农庄已经快黄昏了。

    几道栅栏隔开外面的泥巴路,老陈家的茅草屋,就在一片稻田前面。

    陈寿四下张望,既熟悉,又有些陌生。

    明明是见都没见过,但是闭着眼也不会走错,哪里路上有坑,哪里有石头,都一清二楚。

    院子外围,象征性地围了一圈栅栏,这玩意能防住人才怪,一个小孩都能翻越过来。

    许是家里也没啥好偷的,这栅栏就是个摆设。

    栅栏内一只瘦骨嶙峋的黄狗,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有些疑惑,终究没有叫唤。

    陈寿推开篱笆门,走进院子,下意识地唤道:“大哥,嫂嫂,我回来了。”

    陈寿走到门口,只听得里面有抽鼻子的声音,靠近了一看,一个浑身埋汰的小孩,蹲在灶台上,边哭边生火。

    孩子干瘪瘦弱,浑身脏兮兮的,头发乱糟糟如同鸟窝,而且发黄,远远看去就像是个黄毛。

    这黄毛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侄子陈福。

    灶台内燃着火,把他熏得灰头土脸,腮帮子上还有一些红肿。

    大哥陈耕是个老实的庄稼汉,嫂子虽然泼辣,毕竟是个妇道人家,记忆中这小侄子经常被欺负。

    陈福听到动静,抬头一看是自己二叔,眼神中有些喜色。陈寿比他大四五岁,自小经常带着他玩,两人关系还不错。

    “二叔,你不是去享福了么,你怎么回来了?”

    陈寿摸了摸他的脑袋,走到灶台一看,是一锅米粥。

    稀的都能看到锅底...

    就吃这玩意?陈寿记得家里以前虽然不富裕,但是吃喝是不愁的。

    这才几天功夫,就混成这样了,大哥也太不像话了,难道染上了什么恶习?

    “二叔,你饿了吧,我给你盛一碗。”

    陈寿把提着的油纸包一晃,笑道:“这稀粥都快成开水了,有什么好喝的,你去洗把手,吃我这个。”

    陈福闻了一闻,馋的口水流在嘴角,扒开油纸包就要撕着吃,陈寿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笑骂道:“脏死了,洗手去。”

    “为啥要洗手?”

    陈寿楞了一下,看着他黑乎乎的双手,额头一道黑线。

    “以后吃饭之前,必须洗手!”

    “二叔,我知道了,这是你从大户人家学来的规矩吧!”陈福兴奋地问道:“我娘说,苏夫人家茅坑都是金子做的,是真的么?”

    陈寿懒得理他,自顾打量起这个家来,那边陈福匆忙洗了把手,迫不及待地回来,撕着剩的大半个烧鸡,吃了起来。

    不一会就撑得直打嗝,喝了口水咽下去,看着剩下的,咽了口唾沫,又包了起来。

    “怎么不吃了?”陈寿回头看见,疑惑地问道。

    小黄毛侄子仰着头,呲牙笑道:“给爹娘留一点。”

    陈寿看着这个脏兮兮的侄子,嘴角不禁一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等大哥和嫂子回来。

    等到日落时分,天色将要昏暗的时候,大哥和嫂子才结伴回来。

    看见陈寿,陈耕楞了一下,然后似乎是懂了些什么,上前道:“回来了?回来就好,明天我带你去爹坟上烧柱香磕个头。咱们虽然不富裕,但是也是个男人,哪里不是长久之计,改天我把公鸡宰了,送给李婶,让她给你说个媳妇。”

    嫂子王氏放下农具,便里里外外地忙活起来,那嘴巴却也不曾闲着。

    “那姓苏的,不是什么好人,咱们昌松县谁不知道。”

    陈耕有些害怕,小声道:“别胡说,小心被人听到。”

    这里的邻居,大多是苏夫人的佃户,这毒妇富裕着呢。

    王氏显然也有些怕,一边压低了声音骂着,又端了个大木盆,盛上滚热的开水,“洗个脚,早点睡吧,我去把你的房间收拾一下。”

    陈寿点了点头,心里暖暖的,看来自己回来果然没错。

    就算是陌生的世界,有个家也是幸运的。

    ---

    夜深了,陈寿却不能入眠。

    借着幽暗的月光,他枕着双手,心情还是不能平静。

    首先要弄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时代。

    睡觉前自己试探性地问过一些秦汉隋唐的英雄人物,大哥多多少少知道一些,问到宋朝的岳飞,大哥就直摇头。

    看来不是一个完全架空的时代,多半是被人篡改过一次了。

    莫道君行早,还有早来人...这位穿越的前辈,许是到了唐朝,改变了历史的走向。

    想到这儿,陈寿一阵兴奋,既然他能改变,那我又何尝不可。

    这区区二十多两银子,虽然可以让自己不至于为眼前的生计发愁,但是想要出人头地,可不容易。

    自己的这个身份,正应了那句,文不成武不就...

    不读圣贤书,不会武艺,一个农家子弟想要出头,可太难了。

    造火药?

    不会...

    抄书?

    忘了...

    水泥、玻璃、白糖、拉链....

    全都不会!

    各种奇思妙想,不断涌现,又被他一个个否定。

    陈寿绞尽脑汁,想一想自己有什么特长,却沮丧地发现,没有什么能用在这个时代。

    一夜在胡思乱想中度过,不知不觉天就亮了,日上三竿,陈寿还睡得迷迷糊糊,就被外面的吵闹声惊醒。

    “叫爹!叫爷爷!”

    “说你是大王八!”

    “哈哈,你看他这怂样。”

    陈寿起身顺着窗户一看,只见三五个小孩,正在结伴欺负侄子陈福。

    哥哥嫂子应该是去地里干活了,陈福被逼到树下,表情有些畏缩,低着头不敢说话。

    为首的一个,穿的算是孩子里最好的,个头也高,其他孩子都跟在他的后面。陈寿隐约记得,这个小孩叫徐田,是这个农庄主事的儿子。

    一般这个年纪的小孩,被孤立欺负,很有可能是家里的原因。以前的自己没有他欺负陈福的记忆,说明是最近的事。

    陈寿顾不上想为什么,爬起身来,眯着眼走到院子后面。

    他轻轻咳嗦一声,孩子们都望了过来,陈福眼里一亮,“二叔!”

    “吃软饭的,你别多管闲事,我可不怕你!”

    听到吃软饭的这个称呼,陈寿心里一动,小孩子懂什么,看来是大人在背后说的。

    他眼皮一抹,心里有了计较,这里的人都以为自己傍上了苏夫人。苏夫人在他们眼里,就是天上的人物,有权有势。

    那自己,便可以借势而为。农家小子无权无势,依靠什么?

    唯有借势,眼下只能借毒妇的势了。

    不管家里遭遇了什么,杀鸡儆猴总是没错的,刁民怕什么?就怕比他们还横的。

    这熊孩子,就是那只鸡。

    “老子让你知道,这软饭我吃的有多硬。”

    陈寿慢慢上前,一脚踹在最前面小孩的裤裆,疼得他满地打滚。

    其他孩子瞬间被镇住,陈寿上前揪住徐田的头发,在他小脸上来回扇了十几巴掌,扇的手都疼了才停下。

    “打孩子,我还是有一手的...”

    其他的孩子,就算是顽劣不堪,常常打架,也没见过这么狠的人,被吓得愣在原地,其中一个机灵的,拔腿就跑。

    有人带头,剩下的也做鸟兽散,只剩下脸肿起来的徐田,还有一脸兴奋地陈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